年度终结版,【柯扬2008,十八周岁】

》》》

有一条路不能拒绝,那是成长的路。

有一条路不能选择,那是放弃的路。

有人帮你,是你的幸运。没人帮你,是公正的命运。没有人该为你做什么,因为生命是你自己的。当2011年在洋洋洒洒的龙飞凤舞中呼天抢地的席卷而来时,我还像那个停泊在避风港中的渔船痴痴的迈入了21岁。有人说我很冷,冷酷加无情。夜里,细数起来的时候,这样真切的20年我似乎都在这样的孤寂中成长了。1991年。对,那一年都怎么了?苏联解体了。东欧剧变。两极格局消失了。我,出生了。就是这样的1991年,这样的20世纪,战火,纷争,撕心裂肺。猜忌,仇恨,冷眼悲悯。被严重挤压的现实,丧失人性的人格,真假难辨的伪善。统统向我铺天盖地的卷来,蹂躏,浸泡,直到两眼发直,唇白舌黑,四肢浮肿。我就是一个多余的人。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现实,有钱就是爷。我不平,愤世嫉俗,如何?最终还是多余。我不是柏杨,力量似乎弱的微不足道,似乎仅仅只配做一个粉饰太平的小文人,花拳绣腿,外表金玉,败絮其中。同流合污直至满身泥污浊淖,似乎“不为君王唱赞歌,只为苍生说人话”的气概在我身上是那样的羸弱。我就是一只只会任人宰割的羔羊。仿佛时间的流逝,独与我无关。历史在不断的向前更新着,推进着,不管你再怎么的不愿,时间就是那样的绝情,那样的冲击着,永无休止。

02年,12岁,一段童年即将结束时的记忆,就是那一年,我真正的改变,向初中开始的那段时间。就像一条射线,凝结一点之后。就只会永无休止的前进了。永远径直的走下去。越来越远,直到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,然后才知道越来已经回不去了。那个夏天,在告别小学生涯的前几天,我破天荒的跟老师吵了架,并被赶回了家。很多人都不相信,因为我从小就是一个顺从的孩子。可是,它就那样自然而然的发生了。这是我小学的童年记忆中永远难忘的故事。那天爸爸打了我,因为我不尊敬老师,因为我被赶回了家。那天爸爸的皮带生硬的抽在身上,我却一滴眼泪都没掉。要是以前我早就哭的稀里哗啦了。我一直的忍着,那样小的年龄,居然从一开始一直的忍到了最后。现在想想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过来的。我恨那个老师,因为他在课上面对着全班的同学嘲讽我,说我是败家子,会把自己家败干净。我真的愤怒了我容许他百般的羞辱我,但我决不容许他羞辱我的家庭,我的责任。那一刻,我体会到了社会的残酷。体会到了真理有时候不一定都会得到认可。体会到了人在现实面前的无能为力。从那天开始,我沉默了,固执的自闭,自卑,叛逆。初一,打架。初二,庸庸碌碌。初三,恋爱。初四,冷酷,封闭。一直到高中。

直到初三,我没有过真正的朋友。甚至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真正的友谊。我独自的吃饭,独自的上下课,独自的在校园的长廊中孤独的穿行。明明痛苦的要命却还是忍着眼泪向前大步的走着。我曾经爱过一个女孩,她最终离开了我。当我看到她跟新男友在我面前甜蜜的经过时,我真的很心痛。可是,我依然微笑着走了过去。所有的人在看到我的瞬间我似乎都是那样的开心,可是我的内心是那样的难过。我永远的只是拿开心掩饰悲伤,因为我只学会了这一招。有时候,我知道她在后面,希望我能够停下来面对着她仅仅是为了说一句话,简单的话而已。可是我无论如何却说不出口。我宁愿含泪独守孤独也不会敞开心扉。所以在初中我永远处在那样微笑着的难过中。初四的时候我认识了王维嘉。他教会了我好多吧。不能不承认,他志向很高。成熟。沉默的时候眼里总是塞着像迷雾般的神秘。真的很佩服他。永远的向上攀登着。自强不息。

-

2007年,迈入高中校门的那一刻我就知道,初中的生活已经成为封存在心底的永远的记忆。尽管在以后的日子中我会把那本结业纪念册拿出来不住的翻弄,尽管我会对着毕业照片一看就是半小时。但是,真的,成为了记忆。就是这样,孤独的经过了童年,初中,自闭,然后带着中考的失利向高中驶去。那天炎热的甚至有点闷,汗顺着脖颈流到衬衫里。那一天,我站在阳光下狠狠地决定改变自己。决定开朗,决定交朋友。甚至决定了自己三年的目标……

20年,一个失败的轮回吧。在这样漆黑的夜里。突然内心又流淌出了四年前中考前那样的悲伤,又是一种即将分离的悲伤。

柯扬,黑夜,决绝。作-

2011年5月30日夜.

0 条评论

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

发表评论

欢迎评论